木槿

今天刷朋友圈,看到有人在发和以前朋友的聚餐,说很感动有你们。
我没有太大感触,只是突然感到有些迷茫。我认识很多人,我会给他们的朋友圈点赞,见面也可以热情地打招呼。我有时候也会沉浸在自己人脉很广的错觉中,似乎这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体现。
但是他们都不是朋友。
我很早就不再对别人敞开胸怀,很多时候我自己都能感受到,自己的问答只是礼节性的。礼节性地谈论生活琐事,礼节性地提供自己的帮助。
我明明是个不喜欢说话的人。我明明更喜欢一个人。但是年龄渐长,我总会压下自己的小情绪,去做我认为我应该做的。
可是有时候真的很累。然后会发现,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去诉苦。只能咬着牙扯出一个笑容说,没事。




她时常会想起关于他的细线琐事,他说话的语腔语调,他不自觉的小动作。每当此时,她心里就会泛起温柔的感觉,像在五月温暖的夏夜,甜美的蔷薇花香随着风轻轻荡漾。
她喜欢幻想。
他比她高出一些,站在小道的石沿上刚好够到。她背着光,望着他。金红色的夕阳被天边破碎的云朵撕裂,细碎的光倒映在他的眼睛里,他的面庞美好的令人窒息,美好的想让人吻下去。于是她就这么做了。在他的唇角轻轻而又郑重地吻了下去。
又或许是一个仲夏夜里,空调被打得很低,他和她裹在毛毯里。电视上正放着世界杯,她会偶尔偏过头,看着他认真的侧脸,听着他的讲解。时间已经是凌晨了,她有些困倦地倚在他的肩头。他会询问她是否要先去休息,熬夜对身体不好。而她会攥紧毛毯下他们交握的手,用额头抵在他的下颌。没关系。他会调整他的坐姿,让她靠得舒服。真好,她想。
但这些都不过是她的幻想罢了。